俯瞰show

WH 拔杯 SDCC 贾尼

花吐症 第一章 华福 小甜饼向

  约翰有点感冒。

  至少他是这么觉得的。

  昨天晚上他跟着夏洛克潜伏在一家酒吧,他这个年纪去酒吧着实有点奇怪,但是为了那个变态连环杀人犯,他抛弃了自己关节处缝着皮革的厚实夹克,换上了轻薄的运动衣,甚至还用发胶抹了抹头发。

  嗯,不错。他对着镜子感觉自我良好。穿着紫色衬衫的夏洛克一闪而过捞起了大衣。

  哦好吧,夏洛克的样子就好像是为了夜店而生的。

  他们喝了点小酒,约翰在吧台那儿眯着眼寻找可疑目标。“跟我聊天,约翰。”夏洛克碰了碰他的胳膊,但他的眼神在四处乱飘,不知道他又捕捉到了什么信息。

  “我……”约翰刚张开嘴,夏洛克突然抓起他的胳膊站了起来“九点钟方向,舞池里,约翰,准备起跑。”

  “什么?…”

  然后他们跨越了半个伦敦。

 而运动衣在雾气浓重的伦敦的寒冷夜里可没有一点保暖作用。

  “阿嚏!”约翰擤着鼻涕站在警局门口哆哆嗦嗦,感谢雷斯垂德要把他们送回去。

  “没什么。”雷斯垂德爽快的说。“这次…很多次,都得感谢你跟夏洛克那个小混蛋。”

  

  

  约翰吃过早餐后翻出了感冒药塞进嘴里两片,他可不想感冒。

  “你不舒服吗?约翰?”夏洛克从报纸上抬起了头,他每天都要看那些讣告。

  约翰吸了一下鼻子,好像不堵,但他的喉咙有点不爽,感觉有东西卡在那儿了。

  “我很好,我去上班了。”

  夏洛克露出了半信半疑的表情。“好吧……中午带点柠檬回来,哈德森太太要做派。”

  

  约翰有点头晕。

  今天上午一点都不忙,他让值班护士先回去了。

  “咳咳……”。约翰走到洗手台那儿,看了眼时间,要回去了。真他妈操蛋,他摸了摸自己的脖子,感觉有什么东西塞在他的喉头,哽住他。他张大了嘴,朝镜子里看。什么东西。

  下一秒,他开始剧烈咳嗽,约翰双手把住洗手池两边,他的喉咙不再堵了,可是有什么东西被咳出来了。

  是一片玫瑰花瓣。

  它就静静的躺在洗手台里,鲜艳的像是刚从花朵上揪下来,而不是被约翰咳出来。

  什么东西。见鬼了。

  约翰怔住了半天,又开始咳嗽,于是那片玫瑰花瓣有了另一片来作伴。

  他确信不是自己疯了,而且自己真真正正的,咳出了花瓣。

  约翰慌乱的拿出手机,拨了夏洛克的手机。

  “怎么了。”

  “我……咳咳……咳…我,好像,出了点问题。”

  “我猜你买不成柠檬了。”

  夏洛克听到了更长的一段儿咳嗽声,还带点干呕。

  “你在诊所吗,我马上到。”

  手机从约翰的手里滑了下去,他有些绝望的瘫在地上,头靠着水管,担心着哈德森太太没了柠檬可该怎么办。

  

  

  

  

  

  

  

  

  

  

亵神 第三章

我决定下一章再
懂我意思吧

如果我军训活下来的话,我会更个两章以示补偿。
这两天站军姿累到吐血,哪儿哪儿都疼。【抹眼泪
他们俩一定要搞的,但是我得先活下去。

《亵神》 第二章 华福 神父福

  又是下雪天。

  这个镇子好像总是能获得雪的青睐,那些轻盈的小精灵,手挽手,成群结队的落在地上,塞满瓦片间的缝隙,在孩子们手中变成有力的武器,砸向那些无辜的过路人。

  Watson理了理大衣的领子,有一小撮雪钻进他的脖子里化为冰水,这让他打了个寒噤。

  “今天不会有人来了吧。”Watson自言自语起来。他已经好几天没跟那些金发妞搞了,而她们也知趣的没再装病挤在候诊室里跟那些真正的病人抢位置,检查室也干干净净的,不会有些所谓的“药液”残痕。

  他现在脑子里插满了Holmes神父布道时弯腰从领子里滑落出来的银十字架。

  还有他诱人的脖颈。

  上帝啊。Watson吞了下口水。

  像是为了回应他。Holmes推门而入。Watson愣了那么几秒,以为是自己的幻觉。

  “暴风雪。”Holmes先开口了。

  “哦……”Watson反应半天看向窗户,才发现外面狂风呼啸夹杂着凑在一起的雪花正在肆虐。而他刚才过于沉浸于自己的想象,甚至没听到Holmes的敲门声。

  Holmes没有坐下,而Watson在琢磨着要不要给他倒杯茶的时候才反应到,他们两个根本没什么交集,除去Holmes在的时候做礼拜以及上次开药他们两个甚至没说过话。

  “请坐,神父,要喝茶吗?”Watson面带人畜无害的微笑,把自己见不得人的想法抛到脑后去。

  “茶就不了,黑咖啡,两块糖。”简洁的回答后除了沏咖啡的茶水声就再没人发出声音。Watson踮脚从柜子高处够到平时根本没人用的方糖扑通往Holmes那杯里扔了两颗。

  Holmes小嘬了一口,大概是觉得口感不错,弯了弯嘴角,Watson发誓这是他第一次看到类似笑容的表情出现在这不近人情的家伙身上,如果去掉那些讥笑嘲讽。

  “所以……”Watson实在受不住这如果酱般粘稠的沉默,裹得他出不了气儿。“您觉得身体怎么样了?”

  “挺好的。”

  “我是说上次您的感冒……”

  “已经痊愈了,谢谢你的关心,医生。”

  Holmes只是喝着咖啡,漫不经心的看着窗外。

  Watson开始不安,因为越是这样,他脑子里那些肮脏的念头就越发的藏不住。皮鞋与地板摩擦发出轻微的咯吱声。他一只手攥紧了膝盖,不自觉的咬着下嘴唇。喝咖啡,喝咖啡。哦……这次的雪真大,让咱们来喝点咖啡吧……

  等Watson回过神来,他的咖啡已经见底了,Holmes则在盯着他看,那锐利的目光让他觉得无处躲藏。

  “你很渴吗?医生?”Holmes又用了那种能影响到Watson的低沉嗓音。他故意慢条斯理的说,像在审问犯人。

  “我?我很好。”Watson说着不自觉的吞了下口水。

  Holmes突然起身到他桌前俯身问到。

  “医生,你到底在想些什么?”

  

  

《亵神》第一章 华福 神父福

  “神啊,我忏悔。”

  John Watson咬紧了牙根, 抬脚迈进教堂,他知道,今天是Holmes神父值班。

  这个小镇上还有什么他不知道的事情?Watson是镇上最好的,也是唯一的医生,女人们总是乐意借着就诊的名义跟他调情,她们会在床上叫他“Sir”而不是“Doc”。一开始他还有些兴致,直到有次,一位有着迷人脸庞的妞冲他晃动屁股,而他却在没关严实的窗户缝瞧见有人钻进了诊所。

  是Holmes神父。

  Holmes家就是干这一行的,仿佛他们不会干些别的,像是做面包酿酒什么的 ,Holmes家好像只能跟上帝沟通。他们的小儿子,Sherlock Holmes更是登峰造极,原本就不愿与镇上人接触,而他总是将碰到他的人用尖锐的言语呛死,较好的情况是他斜视你一眼只是从鼻子后面发出嘲讽的哼声。

  “Doctor,你在吗?”

  哦,这该死的低音。 Watson透过窗缝眯眼看着这位全镇公敌,古希腊雕塑般的面孔,高高的颧骨,嘴唇是性感的粉色,卷发上飘了些雪花。他想把手指插进他的发间好好感受……

  “Doctor?”

  Watson突然对身下的酮体性致全无。

  “我在,请等一下。”

  他边回话边用最快的速度穿好的衣服,不顾及身旁美人的怨气推开了检查室的门。

  Holmes看到Watson走出来突然变了脸色。“看来我来的不是时候。”说着就要走,Watson叫住了他。

  “神父。”

  “有什么问题吗?医生?”Holmes脸上露出一丝讥讽。

  “上帝不会喜欢您带着病体给我们这些信徒做布道的,还是说您想传染每个跟您告解的人?”

  Watson已经写好了处方,药片哗啦啦的散在廉价纸上。

  “请把这个含住。”Watson递给他一根体温计。

  “真是个好医生,你是从我的声音判断出的吗?”

  “以及您与季节反常的脸色,神父,如果您刚才是在夸我的话,谢谢。”

  Holmes自己瞧了一眼温度计,不太妙。

  “哦……神父,您可能要卧床几日了。”Watson看着那水银柱往上猛窜。

  “卧床几日?不可能!我吃一剂药很快就能好。”Holmes接过装好的药塞进大衣口袋里。

  “在这儿,我是医生,您是病人,您得听我的。”Watson突然严肃起来,眼里闪着不容拒绝的光。Holmes皱了皱眉头,“好吧。”他转身把一只脚迈出门回头说,“我今天姑且听您的,再见,医生。”

  

  

A Fake 【2】

一个男人在盯着我看。

再度醒来,我被结结实实的捆在了椅子上,动弹不得,脸上有点发烫,额角有什么湿乎乎的东西。
“你明白的吧?”
眼前的人脸上挂着人畜无害的微笑。
明白什么?
一些零碎的记忆划过。
王座上的人是谁?他们在商讨什么?Winchester?天堂?地狱?什么跟什么?
“用他来交易吧。”
“反正也不是……”
“shhhh”
后备箱盖砰的一声。
那个男人稍微移开了一点,我才看到,对面也有一把椅子,上面做的不像是什么谈判对象,毕竟没有谁会不洗个脸什么的就坐在客户面前的,对吧?而且那破烂的衣服上挂的还有蛆虫,唔,那不是什么好装饰,至少也得串成胸针吧?
“你叫什么?”
这人看上去至少得有个190,很有压迫力的身高,法兰绒衬衣让他显得很温和,褐色的虹膜很有加州阳光的味道,但那双眼睛现在透着杀意,让阳光冰冷不少。
“……Lucien.”
“那么,现在,你叫Castiel.”
“有关他的事我们路上再说。”旁边一位我没注意到的戴棒球帽的人说。
“现在办正事了,恶魔。”
“也许他以后就是天使了,Sam。”
那个叫Sam的人脸上露出了不屑与厌恶。

【伪Destiel 后可能含Crowstiel】A Fake

“一个假货,你知道我什么意思。”

Dean开始彻夜不归。
Sam敲着键盘给Bobby打了个电话。
“我知道这很难弄,Bobby,我也知道这很可能失败,更有可能失去控制,但比起这个,Dean,才是最重要的。”
“如果你——好吧。”
Bobby叹了口气撇撇嘴,身体往椅背上靠了靠,腰侧有些疼,也许是风湿,也许是其它什么操蛋毛病,但现在什么都比不上找到一个不怎么会耍滑头的恶魔更加重要。
Sam知道尸体会腐坏,他也见过更糟的情况,但那张正在流脓的面孔让他不寒而栗。
Jimmy的尸体上只有一个致命伤,也许这会让那个恶魔好受点儿。
“条件已经讲好了,我们让你活下去,保你不被追杀,但你要是敢泄漏身份…”Bobby刺戳了一下脚下的麻袋,从德克萨斯州挖过来的烂骨头。
被绑在椅子上的恶魔咽了口吐沫,点了点头。
窝囊废。
“这个魔咒袋可以让你不被恶魔陷阱困住,也可以防圣水和盐。”Sam试图让自己看上去温和些,就像Dean说的什么“妇女之友”。
“开始吧。”
恶魔的真身居然泛着些红。

我叫Lucien。
因为我有意识的一瞬间听到一个女人大喊“Lucien!”
她并不是在叫我。我困惑的转过头去。是她的情人。
他们搂在一块儿,如胶似漆。
我低头看了看地上的水坑,可能是昨天,也可能是下午,下过雨。
映出来的人很陌生,他穿着黑西装,神色疲惫,像个正在回家路上思考自己是否该想老板提出加薪的上班族,而且没有老婆。
水坑起了一丝波纹。
我吓得瘫坐在地上,那对人儿终于从对方的怀抱里脱离开来。
“你没事儿吧?”
我当然没事,我不过有着黑色漩涡一般的面孔和烟雾做的身体而已。

#可能是Crowstiel#

“蜜蜂真的很美。”
Castiel扭头看向Crowley,话语里的真诚不容置疑。
阳光给他镀上一层金橘色,头发看上去柔软异常。Crowley强忍住没去摸他的脑袋,果然,天使就算是穿了皮囊也还是天使。
“Crowley。”
Castiel站起来认真的看着恶魔,手里还有一朵除刺的玫瑰花,花蕊处趴着一只胖乎乎的蜜蜂。
“怎么?我不会当实验对象去品尝蜜蜂的……”
Castiel抬手把花别在Crowley的耳间。
后者有些恼怒“什么……”
“你像是个天使。”
恶魔愣住了,话也噎在嘴边,脑子里有呼啦呼啦翻书的声音。
Castiel揉了揉他的头发,不知怎么的,竟然没有冒犯的意味,反而带了些诡异的宠溺感。
“很美,Crowley,很美。”
他在微笑,皮囊的眼角有些许细纹。
Crowley刚要开口说话,Castiel就消失了,周围没有一丝他存在过的痕迹,只有那晃眼的阳光。

Crowley睁开酸痛的眼睛,他想洗把脸清醒一下,小溪汩汩流着,他不知道,那里曾有过天使。

炼狱不收天使,他们死后只归于宇宙,化作星尘。

:来自一个天使真诚的告白。

天堂和地狱。
天使与恶魔。
就好像是水与火,黎明与黄昏,光明与黑暗一样是两种极端。
我沐浴圣光,你饮下鲜血。
我聆听天父的教诲,你拜于撒旦脚下。
我被人类说成呆板,无趣,只会背圣经的家伙。
你则是巧舌如簧,狡猾无比的骗子。
我们如此不同,却又一模一样。
当我们挥下刀子穿透敌人的胸膛时,我们无法否认生命的手中流逝带来的快感。
当我们抬起手将废物们碾成粉末时,我们也无法放弃毁灭事物带来的快乐。
我们都是无心之人。
我们都是被创造出来用来获取胜利的道具。
我们,都需要爱。
沉着如我,冷静如我,理智如我。
我无法体会到爱的感觉,可是当我见到你就方寸大乱、缴械投降的时候,我就懂了。
有人赋予了我爱的权利。
我们是同类,只有你才能看到我皮囊下来自天堂的傲然与强大,也只有我才能看到你伪装之下从地狱带来的血与火。
他们根本不知道,我们的对视,是极端对极端的碰撞,是同类与同类的交流。
我不管这是否违背道德伦理,我也不管什么正义邪恶之分,爱就在这里,任谁也无法取走。
我爱你。